挥手把许青赶出去,许文斌在桌后沉默半晌,眼神有些恍惚。

    之所以把许青叫过来,是想起了之前,姜禾待产时,许青慷慨激昂地说了一通古代到现代的医学发展史,用来安姜禾的心。

    「二十一世纪现代文明,连高楼大厦都建这么高,搞不定你生个孩子的事?」

    初听时觉得这小子有点搞,现在想来,许文斌背后毛毛的。

    再之前……

    「爸,看这个草鞋,唐朝的古董,能卖多少钱?」

    「她五行缺土,带个土豆相当于护身符……」

    「这女孩真能吃,三大碗还得再喝碗汤……」

    「没上过学,我帮她补补九年义务……」

    突然冒出来的女孩儿,收拾得井井有序的家里,突然转变的性子……

    毫无痕迹的过去。

    “咝~”

    许文斌脑袋转了半圈,看向窗外枯枝。

    这踏马的怎么可能!

    ……

    “和你说什么了?”周素芝见许青出来,随口问道。

    “说你是外星来的。”

    “??”

    周素芝被橘子呛了一下,吐出来两个籽,抬手就朝许青拍过去。

    许文斌臭着脸出来,看许青的眼神很不善。

    “爸,你信吗?”许青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信你个鬼!”

    “看,我承不承认都一样,你那问题就不对……”

    许青乐的不行,他和姜禾最初推论的那些,基本都已经实现。

    现在,即使是姜禾表演一个飞檐走壁,最多也是被当成奇人异士采访,让人相信功夫这个东西的存在,而不会相信什么古代人那一套。

    如果姜禾没有开花店,养花什么的,依然喜欢直播那一套,提上剑就可以拍小视频。

    可惜……

    现在只有他手机里有当初姜禾舞剑的风姿了。

    这是姜禾的选择,当初他以最大限度给了姜禾这个来客选择的余地,也是在他能力之内,帮助姜禾适应这个对于古代人来说,光怪陆离的世界。

    “你那个虎痴拳,姜禾教的?”

    许文斌忽然问道。

    “爷爷教的。”

    “我问过老爷子,他什么也不会。”许文斌黑着脸道。

    “哦……那就是姜禾教的。”

    “……”

    许文斌指了指许青,没再说话。

    见他们爷儿俩出来带孩子,周素芝又进去厨房,到将近傍晚,满满当当一桌菜便上了桌。

    曾经三口之家,现在六个人热热闹闹。

    许文斌看一眼姜禾,这个儿媳妇动作利落,手上也许是养花的缘故,显得有点粗糙。

    不管打哪儿来,就算从月亮上掉到许青旁边,在当初许青帮她把身份弄下来的那一刻,她就已经被彻底洗白了。

    “不能挑食。”姜禾给姐弟俩一人夹一筷子青菜。

    寒冬佳节。

    屋里阖家欢乐,外面寒风四起。

    ……

    再次见到王子俊的时候,是初八。

    几个人约好了一起带孩子去动物园,连带着媳妇一起,王子俊和宋慧领着王奕豪,许青和姜禾一人抱一个,只有秦浩,自己抱着秦潇过来。

    “于丽工作忙,抽不开身,你轮椅呢?”

    秦浩下巴上蓄了一层薄薄的胡茬,见面就朝王子俊打趣。

    “下次,下次开。”

    一行人拖家带口,浩浩荡荡,从大门处进去。

    其实节假日不适合出来玩,选择这时候出来的人太多,而人多了,体验便会降下来,完全没有平时淡季自己来的闲适。

    只是凑这个氛围,毕竟不是谁都自由职业,选择和朋友一起,总要舍弃点其他的什么。

    花店让宫萍顶一天班,姜禾也是第一次来动物园,颇显兴奋,和宋慧比起来少了几分稳重,多了几分活泼。

    许青觉得她应该是手痒想拿个弓箭啥的打猎。

    王奕豪比几个孩子都大几岁,长得也最高,一副大哥哥的模样,这年龄已经不让抱了,于是许家姐弟俩和秦潇也都被放下,跟在大人旁边牵着手。

    “大笨牛!”许十安惊诧地指着动物园里的牛。

    “没见过?”

    “蛋蛋好大。”

    “……”

    倒霉孩子。

    许十安走过了还在回头张望,颇有些惊叹,这要是尿床,可不得了。

    初八的动物园很热闹,熙熙攘攘,几个人也没做什么计划,走走停停,随便乱转,带几个小人儿认识那些动物。

    在老虎园外停下来休息,江城的动物园没太大规模,不是那种开着车看野生老虎的,只在一大片园子里,隔栏朝下观看。

    看一会儿,姜禾和宋慧带着孩子去买糖葫芦和棉花糖,秦潇也跟着去。

    王子俊蹲在一块儿石头边缘,瞅着动物园里的老虎道:“你那个虎痴拳,能不能打过老虎?”

    “我能喂饱它。”许青随意拨弄着地上的石子。

    “滑铲啊。”秦浩出主意,“你只要在它跳起来的时候一个滑铲过去……”

    “就滑进它肚子里了。”许青没好气儿的道,估计姜禾也很难制服老虎,镖打过去……打中眼睛?可能会让老虎发狂。

    “你老婆呢?”

    “太忙了……”

    “不会要离婚吧?天天吵吵,潇潇都没以前笑的开心了。”

    “……”

    秦浩叹了口气,低着头捡个石头在地上划拉划拉,沉默一会儿道:“离婚肯定是不会离的,就是出了点问题。”

    “有要帮忙的吱声。”王子俊摸着下巴道,他在考虑要不要也留个胡子,秦浩这留个胡茬看起来有型。

    “姜禾不是开了个店吗,如果是因为太忙没时间管孩子什么的闹矛盾,你也可以让她试试,学学弄花什么的,到时候自己开一个或者怎么着,比天天早出晚归上班强,宋慧和他媳妇一起搞的,你要想的话我让宋慧退出来,你们去弄,都行。”王子俊道,转头看向许青。

    “不用退,要想学的话,直接加进来也行。”许青摆手,“现在她节假日也忙不过来。”

    开了花店才知道,原来一年有这么多节日,放假的不放假的,母亲节妇女节教师节感恩节……平时没注意过那些节日,或被商家热炒,或被人们凑趣,反正没开花店前没什么感觉,开了店之后,顿时感觉节日一个接一个。

    “再说吧。”

    秦浩转头看向女儿,两个人说的没错,现在问题就是他们两口子都太忙,没什么时间带孩子,交流也少,矛盾就积起来了。

    秦潇拿着棉花糖回来,举起来给他尝,秦浩作出啃了一大口的动作,摸了摸她的头。

    许十安鬼精,见到秦潇的动作,也学着递给许青,许青毫不客气,吭哧啃了一口,还不过瘾,拿手捏一下又啃一口,又大又圆的棉花糖顿时缺了一块儿。

    十安看着棉花糖愣了一下,再看看许青,颇有些委屈。

    你咋真吃啊?

    “小锦,要给我尝尝吗?”许青又瞄准了许锦手里的棉花糖。

    许锦见到十安的惨状,眼睛咕噜一转,“我给妈妈尝!”

    “和孩子抢什么。”姜禾白许青一眼。

    老虎园里被投进了一头大鹅,顿时引来一波人潮靠近,都想看看老虎捕食,宋慧牵着王奕豪,下意识想带他避开,不想让儿子看到血腥的一幕,见许青两口子和秦浩都把孩子抱起来凑到近处,不当回事的样子,犹豫一下没有挪动脚步。

    一只老虎压低身体以捕食姿势逐渐靠近鹅,她正纠结要不要捂儿子眼睛,没想到大鹅双翅一展,脖子伸长,朝老虎的眼睛啄过去,然后老虎慌了,转身就跑……

    甚至把另一只围观的老虎也吓到了,连连后退。

    园林周围发出一阵哄笑。

    “看到没!看到没!”许青忽然兴奋了,朝姜禾道。

    “什么?”姜禾愣了愣。

    “连老虎都打不过鹅。”许青头一扬,和园子里那只昂着脑袋的大鹅差不多。

    老虎打不过鹅。

    他被鹅追。

    他=老虎。

    这逻辑没毛病。

    这得录下来让周素芝瞧瞧,免得什么时候又扯出来他小时候被鹅追得嗷嗷哭的事添油加醋。

    园子里老虎第二轮试探,又被大鹅展翅伸脖猛扑,狠狠啄了一下,狼狈败退。

    村霸名不虚传。

    只是第三次就不怎么好了,可怜的大鹅被两只老虎争夺,再啄也啄不破老虎身上厚实的皮毛。

    惨烈的一幕甚至直接把远处几个比较小的孩子吓哭,慌得父母带去一旁哄。

    宋慧赶紧瞧瞧儿子,却见王奕豪害怕中带着点激动,小拳头紧紧握着。

    再转头瞧瞧旁边,许锦和许十安举着手里的棉花糖一边舔,一边看老虎吃饭,甚至许十安还想偷偷舔一口许锦手里的棉花糖。

    秦潇被秦浩抱在怀里,微微睁大了眼睛仔细看着。

    “不害怕吗?”宋慧忍不住问。

    大大小小几个人齐齐侧头看过来,许青和姜禾对视一眼,再看看姐弟俩。

    “呃……好像确实不太合适?”许青对姜禾道。

    “没什么吧,吃个鹅,他俩又不是没吃过。”

    “我们晚上也吃吧?”许十安擦了一把口水。

    “……”

    许青无话可说了,看许锦闪亮亮的眼睛,他甚至怀疑要是经历互换,许锦这么大个人儿会扯着大鹅的脖子拎它走,而不是被鹅追得边哭边喊。

    “这就叫黔驴技穷,虽然是鹅不是驴子,但意思是一样的,老虎这个东西呢,非常谨慎,没有绝对的把握会很小心地试探,前两次就是在试探了,等试探出来鹅只会这一招,就会把它吃掉了。”

    抱着娃离开老虎园,许青给姐弟俩科普,许十安认真听着,瞅瞅许锦,他觉得自己就是老虎,许锦是那个大鹅,虽然平时被她揍了几次,但是总有一天……

    “你觉得我是驴子吗?”许锦昂起头,瞪着许十安道。

    “不是。”

    许十安摇头。

    总有一天,他要报仇。

    “淡定的气质会遗传,你也不要咋咋唬唬的。”王子俊观察了许青的龙凤胎很久,发现这姐弟俩确实不同,相比起来,他儿子更像没见过世面的,到处瞧到处激动,兴奋地脸都红了。

    宋慧把他保护得太好了,也安排的太好了,每天的作息甚至都有明确规定,上午做什么,下午学什么。

    像刚刚许十安给许青吃棉花糖,王奕豪也会有这种小心思,宋慧却只会觉得这是儿子懂礼貌而高兴……好像也没做错,只是和许青他们比起来,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儿子这样培养出来,有点木木的,太循规蹈矩,缺了那边姐弟俩的灵动。

    王子俊想着,试着咬了一口王奕豪的棉花糖,想看看他反应。

    本就只剩一小半的糖顿时还剩一小口,王奕豪愣了愣,莫名的看着爸爸,接着脸上渐渐露出来笑容。

    “馋他的糖干什么!”宋慧不满地抱怨。

    “我儿子的我还不能吃一口?”

    王子俊也笑了,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看鳄鱼!”

    许十安拉着许青,身子都斜过去,费力地想拖着许青走。

    巨大的鳄鱼池里有十几条大大小小的鳄鱼,黑色的鳞甲散发着森冷的光。

    “我觉得鳄鱼就像个艺术品。”秦浩痴迷地看着鳄鱼尾部的线条,凶残的鳞甲张狂而霸气,幽黑的又点内敛得感觉。

    “太有攻击性了。”

    许青眯起眼睛,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如果做个标本还是挺好的。

    “那只像不像爸爸?”许锦抬手指向远处,两只鳄鱼刚刚打了一架,其中一只很委屈地躲开了,她指的就是很委屈的那一个。

    “哪里像?”许青黑着脸问。

    “不知道。”许锦挠了挠头,奇怪,明明长得一点也不像,为什么刚刚就觉得特别像呢?

    王子俊瞧着旁边卖活鸡的,想投喂一下,却被宋慧凶巴巴地制止,刚刚看一下老虎吃饭已经够凶残了,现在还想给孩子看这血里呼啦的,没门。

    三个男人加姜禾,都对鳄鱼感兴趣,充满了暴力美,只有宋慧瞧不出来,黑乎乎的一看就很凶,站在这里有点难受,提议上卫生间,于是姜禾带着孩子陪她一起去。

    留下许青他们仨,鬼鬼祟祟对视一眼,瞅着俩女人带孩子走远,立马跑过去,拿手机准备录像的录像,买鸡的买鸡。

    “这是带孩子玩还是咱们玩?”

    秦浩好歹还记得出来的目的,另外俩人已经把鸡扔进去了,兴奋地等着看凶兽捕食。

章节目录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84章:世界上哪有功夫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85章:为什么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86章:烟草香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87章:金的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88章:风雨雷电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89章:时间不等人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90章: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91章:就这样开启幸福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92章:惰性是人之本能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93章:活动一下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94章:搞花活从来没输过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95章:怎么想到的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96章:讲不通就打一架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97章:结婚了呦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98章:有内功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299章:饭否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00章:真的很想读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01章:吐两口唾沫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02章:快一个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03章: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04章:我也很灵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05章:游戏不好玩了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06章:谁又不是个废物呢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07章:为何频频出现怪声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08章:武林的落日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09章:小惊喜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10章:绝症没救了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11章:伟大的现代文明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12章:壮壮和柔柔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13章:二十年后会有多豪华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14章:当初说过什么来着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15章:小心她打你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16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17章:打架是真的打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18章:我下来,你上去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19章:曾经年少热血时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20章:老父亲们:咱们不能卷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21章:我有一个绝妙的办法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22章:其实你妈是外星人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23章:许青=老虎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24章:听话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25章:为什么打人家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26章:谁想回去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27章:一会儿帮我洗了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28章:光这东西最讨厌了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29章:时光悠悠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30章:提高智商的好办法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31章:懒惰是第一生产力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32章:刚刚你有看到吗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第333章:会长针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