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安上山打猎的时候恰好碰到玄思思,他射出的箭就落在她手旁的树上。

    走近的姚安正好看到玄思思被吓晕的瞬间,他快步向前接住要倒地的人。

    在山林穿梭的玄思思,不能进城购置药材来保养脸部,因此假面并不服帖。

    发现端倪的姚安直接将假面掀开,看到玄思思真容后,他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是通缉令上的女子。

    玄思思嘤咩一声缓缓睁开眼,对着姚安颤抖的伸出手紧紧握住:“求你,救救我,不要伤害我。”

    仿若山野间迷失的小鹿,他刚刚放跑的梅花鹿幼崽,就是这样的眼神。

    姚安不知为何,动了恻隐之心,他不仅没有上报,还亲自将女子的假面收拾了一番,重新贴在她脸上,旁人丝毫不知。

    自称柔儿的玄思思在天卫司府住下,姚安遂之动了真心,对玄思思自称逃难的谎言全部应下,平日照顾有加。

    玄思思察觉到姚安对她的不同,当即生了利用的心思。用感情把他套牢。

    想着用姚安的身份躲过天卫司的追查,再用姚安手中天卫司的权利,为自己塑造新的身份,一举两得。

    从最初见面,玄思思便充满了算计,当时被看到已经跑不了了,她假装晕倒,用孱弱的外表降低姚安的戒备心。

    她不仅成功了,对方还主动进了自己的套。

    有所计目的的玄思思对姚安愈发殷切。

    而在姚安眼中,玄思思便是小可怜,他托在盛京的故交打听玄思思被通缉的原因。

    虽然他是总教头,但权限仍触碰不到总指挥使那里。

    盛京那边很快得了回信,说他打听到玄思思是得罪了宁良候,所以被通缉。

    姚安的故交是六品官员,他不知内情,也是从市井流言打听来的。

    有了故友的信,随着俩人相处,姚安彻底被玄思所表现柔弱的性子迷惑,认为是宁良候以权势压人。

    那元锦沛可能和玄思思有旧院,同门相争不外乎门派传承,或许是玄思思得了师父宝物,所以元锦沛觊觎……

    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姚安看来玄思思可怜弱小,心里为她想了无数条无辜的理由。

    面对元锦沛的问话,姚安心有包庇,口中的话真真假假。

    相遇情形是真,隐瞒了他得知身份的事,为了让元锦沛信服,他不隐藏自己的感情,言语中提到俩人相处的点滴,眉眼尽是温柔。

    他极力让元锦沛不去怀疑玄思思。

    元锦沛发出一声嗤笑,真假不重要,他想要知道的消息已经得到了。

    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元锦沛在手中把玩,另一只手漫不经心地翻动手旁书页道:“这是三十年前宁良候中毒案的笔录,怎么会在你手中的?”

    “是死去的刘大人交付于属下,代其保管,今日只是想换个地方保存,没想到闹了乌龙。”

    元锦沛狭长的凤眸微眯,匕首从手间甩了出去,直冲玄思思头上。

    与此同时,匕首外壳也被元锦沛扔出,它打在姚安的穴位上,使其动不了,匕首则划过玄思思头发,发鬓瞬间松散下来,垂落在耳边。

    玄思思呆愣住了,尖叫一声跪坐在地,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要死了。

    “姚教头不顾自己,也得顾未婚妻不是吗?我不想再听第二句谎话。”元锦沛勾勾手,捡回匕首的侍卫连忙递了上去。

    姚安牙齿咬紧腮帮子发僵,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蠢,面前之人当真心机深沉!

    一心想掩盖玄思思真正身份的姚安,藏头露尾,暴露出他很看重玄思思的事实。

    或许一开始,座上人问话的目的便是于此。

    自己不能放任柔儿不管,而金指挥使真的会动手杀人。

    姚安捏紧拳头,对方占据上风,他处处受擎。

    看着眼前深不可测的男人,姚安内心深处除了忌惮还有一丝恐惧,自己在他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自诩玩弄心术不差,却全然不是他的对手。

    “指挥使想知道什么。”姚安从嗓子里挤出一句话,嘴里满是腥甜,刚才失意之下咬破了舌尖。

    顾青初掏掏耳朵,姚安说话声音一下子就哑了,那不甘却不得不认命的眼神,当真是凄凉。

    元锦沛对姚安完全是降维打击。从一开始谈话,元锦沛表现的滴水不漏,无论是举止抑或是言语气势,都把姚安压得死死的。

    ——不愧是他。

    “不急,等太守过来再说。”元锦沛视线从顾青初身上划过眸光微闪。

    邀请人来看戏,不精彩怎么能行。

    话音刚落,门外来了通报说杨太守到。顾青初挑眉,这来得可真够快的。

    天卫司的侍卫到了太守府,身份使然管家不敢怠慢,赶紧去禀告给太守。

    “老爷,天卫司来人,说他们指挥使有请。”

    睡意朦胧的杨太守一下子清醒了,指挥使?!

    过来路上,杨太守旁敲侧击询问指挥使所唤何事,来瑞临城可是有案子要办等等。

    结果传话的侍卫油盐不进木讷极了,只硬邦邦的回复说到了便知,其余闭口不言。

    杨太守右眼止不住的跳,心中忐忑,这三更半夜的,绝不会是好事。

    “可是金指挥使?久仰久仰。”太守笑着过来打招呼,在马车上软磨硬泡只从侍卫口中得知个姓氏。

    走到院中的杨太守看清场景,心下一惊,到底发生了何事,姚总教头怎会如此狼狈!

    杨太守心中诸多猜测浮上心头,对面前的金指挥使更加恭敬,笑容多了一丝奉承之意。

    元锦沛甚至都没站起来,拱了拱手算是回礼。

    姚安瞪对杨太守圆了眼睛,再怎么着你也比他大一级,何须如此!心里期望杨太守来或许能有转机的想法,看他神色惶然,姚安便知此人指望不上了。

    “我听姚教头说天卫司发放通行证,是为了配合官府也就是杨太守你的意思。”说到这元锦沛语气虽冷淡却也还算正常,。

    然后他突然拍了下桌子,提高音量面容严肃道:“我天卫司直属皇权,向来只听一人差遣,那便是当今圣上!杨太守对天卫司发了吩咐是何意?”

    这一顶帽子下来,杨太守腿肚子打鼓,冷汗直流。

章节目录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五十六章 我的确给宁良候破例了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五十七章 盛京城内的三件大事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五十八章 开创了宴会新格局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五十九章 这里面有宁良候的礼吗?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六十章 要拉顾青初下水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六十一章 我心悦的女子是宁良候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六十二章 元大人来宁良候府打架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六十三章 宁良候与元大人的决裂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六十四章 给元锦沛两个惩罚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六十五章 太后的第二个惩罚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不痛快你也别痛快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六十七章 宋思明去告白了?!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六十八章 是抓奸是断官司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六十九章 往情敌身上扣黑锅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七十章 顾家军集合?他们要做什么!?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七十一章 他竟然要杀她?!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七十二章 夭寿!瞧瞧这通天的手段!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七十三章 元锦沛他对你别有心思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竟然偷看我洗澡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七十五章 元大人被抓了个正着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们都要低调些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七十七章 什么样的人能伤得了我?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七十八章 大人这是在碰瓷吗?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七十九章 中了要卧床三年的毒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八十章 宁良候出来咱们比试比试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八十一章 元锦沛夜入宁良候府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八十二章 就想给她颜色看看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可知道夺舍?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八十四章 玄思思不是穿书的?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八十五章 非常响亮的一巴掌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八十六章 这是一道无情的通缉令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八十七章 反正胃被抓得死死的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八十八章 入了张府遇恶女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八十九章 当年的小丫头厉害了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九十章 说说当年中毒的事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九十一章 张宝儿被颠覆的待遇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帮你啊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九十三章 脑子里只有两个字荒唐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这身衣服太扎眼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九十五章 说吧为什么去张府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九十六章 您可是顾家公子的未婚妻?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九十七章 那小白脸在床上被收拾惨了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九十八章 可不兴娘们唧唧的男人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一百九十九章 天卫司发证你知道吗?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二百章 这回我不是晕船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二百零一章 非礼勿视,我没看!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二百零二章 不装可怜怎么进去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二百零三章 你们砸场子底气还这么足?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二百零四章 之前没人教你规矩吗? 忽如一夜祖宗来第二百零五章 我来瑞临城就是为了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