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爆发,收留冯天魁身边汪兆凯,带着一群军官忙碌起来。

    最忙的还是秦烈。

    一直在埋头翻译,电报,66军的密码种类很多。

    他带的综合营,在山西,淞沪,收集了鬼子大量的密码本。

    还海军,有华东方面军的,甚至还有华北方面军。

    大半年,对自己电报系统的监听。

    鬼子虽然也一直在变幻密码,他手下几个军官,对鬼子的密码大感兴趣。

    甚至对鬼子密码的组成思路,也有了一些线索。

    今天一个发现,让他欣喜若狂。

    鬼子第18,第8师团,已经在海州外的黄海汇合,随时可以执行登陆作战的命令。

    这是第一次,对日军电报破译取得的重要成果。

    证实了冯天魁和周小山的猜测。

    李宗仁一直想用临沂和徐州,钓鬼子的鱼。

    鬼子何尝也不是在钓鱼,等着中国军队云集徐州,利用东路的日军南下做鱼饵,像把中国军队调动到海边,两个师团登陆,一举进行包围。

    孙震,郭勋祺,从秦烈手中接过这封电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川军居然有了破译鬼子电报的能力?

    “秦烈,你小子不声不响,给我们立下了这么大一个功劳,这个惊喜可不小啊,国梁生了一个好儿子,好样的!”

    刘湘毫不犹豫的对秦烈,竖起了大拇指,他实在他太喜欢66军中的这些年轻军官。

    他相信,这些年轻的军官在。

    川军就后继有人。

    “大帅,我只是参与和管理和帮忙组织后勤,真正领导这个破译小组是林霞,北师大数学系的才女!”

    “居功不傲,秦烈你也不错,走,我们去看看你们综合营的宝贝,这个林霞。”

    刘湘本来想让秦烈把人叫来,忽然觉得立下如此大功的军官,应该嘉奖。

    干脆起身,带着孙震,郭勋祺,一起去了冯天魁的指挥部。

    几个人还没进入指挥部。

    就看着周小山像一个傻子,手舞足蹈,兴奋的在指挥部围着房子跑圈。

    冯天魁也是一脸笑容的看着这小子撒欢。

    “小山怎么这么高兴,鬼子大举进攻,这也不像是有打胜仗消息的样子?”

    “破译一个情报,不至于吧?这小子到了滕县,沉稳了很多,没有在四川和安徽时候张扬了!”

    孙震和郭勋祺有些奇怪,刘湘却猜出来了。

    “儿子,还是女儿?”

    “还是大帅英明,一眼就看出这小子哪根筋搭错了,清影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七斤重,母子平安!”

    “四川的亲人真不容易,怕我们担心受怕,报喜不报忧,等孩子都出生了,才给我们发电报,取名字没有?”

    “没有,大帅给取个名字!”

    刘湘摆了摆手。

    “人家清影的父母都是教授,让我娶名字,不是扯淡吗?”

    “我觉得叫周保川好了,军人的儿子,子承父志,保卫我们四川,长大后也领兵,干死小鬼子!”

    “滚,等鬼子打到四川,保卫四川,我们中国都亡了,不会取就不要乱开口!”

    眼看着周小山那小子转圈回来,刘湘还想叫住这小子。

    实在不能容忍川军的小宝贝,有这么难听的名字,提脚踹和郭勋祺一脚。

    自打结婚以后。

    周小山就觉得自己跟这时代融合了。

    他渐渐理解了这个民国。

    理想,热血,无数英雄,用生命冲击着麻木的社会格局。

    一边是日寇铁蹄点燃的烈火,一边在烈火中涅槃。

    家里人怕自己担心,直到母子平安,才发来电报。

    生儿子需要仪式感,兴奋的情绪需要宣泄,在这大战来临的时候,跑两圈,傻笑一会。

    老远看见刘湘和冯天魁都在招手。

    周小山慢慢的跑了回来。

    “都当老汉的人了,还是啷个疯扯扯的样子!”

    “高兴嘛!”

    “值得高兴,我们这些当兵的,有个种,也算对祖宗有所交代了,战死沙场,也在所不惜了!”

    “去你的,你死了小山也不能死!”

    刘湘训示,冯天魁赶紧给了自己一嘴巴。

    “小山,取名字没有?你们家人都被刘成火弄死了,下一代的字辈知道吗?有没有家谱留下来?’

    “没有,我们家族很小,亲戚也死光了,我都没见过家谱,家谱就没了!”

    刘湘出身大邑的大家族。

    宗族观念很浓。

    他认定孩子取名字,还是要遵循祖宗规矩。

    “你岳父有没有给孩子取名字?”

    “我岳父没有取,但是吴蕴初先生,范旭东先生,还有梁先生他们都在永州,取了好几个名字,让我来定夺,干脆大帅帮我定!”

    “吴先生说我的儿子,应该能文能武,还要有钱,所以应该取名周赟!”

    很久没有碰见喜事了,刘湘,郭勋祺,冯天魁都笑的很灿烂。

    “方先生建议用成军,无川不成军,川军的功勋,值得世代中国人铭记,吴先生说太直白,川军的儿子跟自己用这名字,自卖自夸。建议用继承的承,君子的君,子承父志的意思!”

    周小山没有说永州几个实业大佬都在称赞自己是奇才的事情。

    在场的几个人,却听出来这小子在自卖自夸,笑的意味深长。

    刘湘有个很好的习惯,很注意听每句话的所有信息,继续发问。

    “梁先生,林先生夫妇怎么说?”

    “他们开始建议用光复,光复我中国大好河山,我岳母说,最近好些新出生的孩子,都在用这个名字,国破山河在,他们更希望光复祖国河山,可以跟快一些,华夏族的苦难,不要延续到下一代。”

    周小山觉得春节一趟没有白回去,见过很多实业家,全国其他城市他不知道,但是永州坚定着一种必胜的信念。

    在这国土沦丧的战略防御阶段。

    永州的亲人们,却喊出了光复的口号。

    是啊,光复,光复祖国大好河山,这是这代中国人共同的心愿。

    也是我辈军人肩上沉甸甸的责任。

    “说的好,为了子孙后代不再跟鬼子血战,为了子孙后代,不再被人奴役。川军要雄起!”

    “雄起!”

    刘湘到综合营看望有功人员,秦烈不能无动于衷,刚把人叫出来,还没有列队。

    就听见刘湘的吼声。

    于是举起手臂,跟着吼起来。

    “川军雄起!”

    “把鬼子赶出中国去!”

    孙震,周小山,冯天魁都一脸肃穆,秦烈连忙招呼综合营军官列队。

    “今天我们双喜临门。小山有了孩子,我们破译了鬼子情报,这都是

    :。:

    

章节目录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四十五章 如梦初醒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四十六章 唱双簧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四十七章 混编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四十八章 要人给人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四十九章 交汇点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五十章 憋闷的无法呼吸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五十一章 错怪兄弟了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五十二章 不熟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五十三章 推进困难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五十四章 值了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五十五章 中毒了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五十六章 纰漏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五十七章 抉择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五十八章 突围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五十九章 歼灭残敌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六十章 警告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六十一章 两把指挥刀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六十二章 配合你作战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六十三章 排查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六十四章 拆台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六十五章 督战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六十六章 十二次战斗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六十七章 觅食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六十八章 十万火急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六十九章 说反了吧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七十章 狗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七十一章 呵呵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七十二章 木秀于林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七十三章 授勋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七十四章 最后一根稻草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七十五章 算着日子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七十六章 协助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七十七章 掩饰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七十八章 不得已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七十九章 勾拔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八十章 自己吓自己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八十一章 猜出来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八十二章 命不该绝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八十三章 三天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八十四章 情绪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八十五章 糊涂啊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八十六章 利用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八十七章 请求战术指导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八十八章 咏鹅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八十九章 错觉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九十章 儿豁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九十一章 不准打折扣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九十二章 不准打折扣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九十三章 够了 我的师长冯天魁第七百九十四章 噎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