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有一天,张玄生的清修被打破了。

    这日天音寺的方丈示意张玄生跟他走,这位老方丈表情出奇的严肃,第一次跟张玄生正常的沟通。

    “佛子,请随我来。”

    张玄生虽然疑惑,但他还是跟上了方丈的脚步。

    “方丈大师,这是?”

    张玄生走出山门大阵后,看着不远处的传送阵,周遭空间法则隐秘,显然算是天音寺的一处“密道”

    “请佛子下山,下山后寻一秘地躲藏,再也不要回来了。”

    方丈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

    “何意?”

    张玄生摸不清方丈的路数,今天忽然能正常交谈了,他以前还以为方丈是个人偶呢。

    “佛门传承霍乱,施主不该被卷入这摊浑水。”

    方丈摇头叹息,在他看来,张玄生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

    “霍乱?天音寺乃天下第一大势力,何人敢作妖?”

    张玄生不解,他是想下山离开和尚们待的地方,但就这么走了,总觉得怪怪的,不明不白。

    “霍乱在于根源,无药可救。”

    方丈摇头,“快走吧。”

    张玄生满心疑惑,但方丈不像是有恶意,他犹豫着准备迈入传送阵。

    “慧觉!你竟敢私放佛子!”

    就在此时,一声怒吼响起,诸多佛修出现在此地,传送阵的光芒暗淡下来,显然是被人用手段隔绝了。

    张玄生抬头看去,来者正是天音寺达摩院首座,此时他手持降魔杵,金刚怒目。

    “你们都错了,佛经都读到了狗肚子里去。”

    然而方丈横身在张玄生面前,言语之粗俗让张玄生目瞪口呆。

    “还愣着干什么,拿下他。”

    达摩院首座慧灵怒吼,但周围的佛修无一人敢动,毕竟那可是天音寺名义上的领袖。

    “从他背叛天音寺的那一刻起,他就不是方丈了!只是一个罪人,拿下,镇入佛塔!”

    慧灵挥手,众弟子这才燃起佛光准备动手。

    “施主,传送阵用不得了,你自行下山吧,老衲会为你拖延时间。”

    慧觉方丈身上气机深藏,对张玄生说道。

    张玄生依旧是一头雾水,但他大概明白貌似天音寺的这群和尚是准备对自己做什么,让慧觉方丈是想帮他逃跑。

    可他能跑到哪去呢?天音寺势力遍布整个世界,还有那传说中的唯一圣佛俯视世间。

    万丈佛光升起,天崩地裂,风云呼啸,整片大陆所有大能都抬头将目光聚集在中州。

    “是佛门大修,莫不是方丈大师出手降魔!?”

    有人惊异道。

    但殊不知,这场对决中人们口中的方丈大师才是被降的“魔”

    “阿弥陀佛。”

    慧觉方丈轻吟佛号,手持佛钵,恢弘浩瀚的又柔和的力量将诸多弟子屏退。

    下一刻,虚空塌陷,他曾经的好好师弟的金刚降魔杵已经与佛钵交接,方圆之间界生界灭,这个世间最顶尖的大能与这一霎交手。

    张玄生也被围住了,显然是为了防止他趁此逃脱,但他没有动作,只是观看着眼前的战斗。

    随着时间推移,罗汉院首座、武僧院首座、戒律院首座也都纷纷到来,没有丝毫的言语,便开始展开对慧觉方丈的围攻。

    都是同境的修士,怎能以一敌四?

    饶是慧觉方丈修为通天,也不是对手,不到半个时辰,便从天空跌落,吐出一口金色的血液。

    慧觉方丈苦笑,又带着嘲讽之意:“屈膝于力,追逐于权,沧桑世人你们度了几何?金银财宝又入了几贯?”

    “哈哈哈——去特么的唯一圣佛!”

    慧觉方丈狂笑,一身代表着方丈身份的袈裟碎裂,“老衲不屑于天音寺修行。”

    “张施主放心,我会送你走得,就算拼上老衲这条命,也要让这些所谓的‘佛门’子弟看看,什么才是修行。”

    慧觉方丈说着,丹田处亮起金光,浑身笼罩在业火中,一身修行精华所在的舍利子竟然要破体而出。

    “拦住他!他想用禁术!”

    达摩院首座怒吼。

    然而却有人更先阻拦了慧觉方丈。

    慧觉方丈错愕的发现自己不可逆的禁术停止了,一身浩瀚的佛法尽数归还,他侧头看向那只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方丈大可不必,我也没说要走。”

    张玄生咧嘴笑了笑,看向环绕此地的众僧。

    “以前大师总于我讲佛经,我其实是很不耐烦的,说是记得了,懂了,其实一点都不懂。”

    张玄生自顾自的说着,“但有一点我今天懂了,大师你多半是个真和尚,而这些都是假和尚。”

    张玄生挥手指过去,“你。”

    “你。”

    “你。”

    “还有你。”

    “都是假和尚。”

    张玄生手作落子状,没点一人,天上就如同有一子落下,而那棋子重若天山,被点到的人瞬间跪服在地,全身的骨骼都在哀鸣。

    此时张玄生背后升起了一尊虚影,那是一个身穿道袍的道人,模样是他自身。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他缓缓开口道:“你们都错了,老子不是什么佛子,硬要说的话,我是……道子啊!”

    说着,他还挠了挠头,“唉,周转了这么多载,我都已经习惯在寺庙里待着混日子了,本来想着多在你们这里搜刮点财务,回老家重修青云观的,谁想你们抠抠搜搜的都不给机会。”

    他取出包裹中师傅的牌位,用袖子擦拭了两下,上面的金粉已经看着很稀薄了,“师傅啊,这可不能怪徒儿啊,岁月是把杀猪刀,您这金粉可不是徒儿偷偷扣掉的。”

    “不过放心吧,待徒儿搜刮了这天音寺,给你重修一面纯金制的天碑,就立在咱青云观前头,保证气派。”

    所有僧人都呆呆的看着这个“佛子”自言自语,但无人出声打搅,不是他们不想,而是做不到。

    他们已是此界修为最高之人,在上古时期被唤做仙王,可如今却连动都动不了。

    但他们必须努力动起来,他们要把佛子呈上去,完成唯一圣佛的夙愿。

    “嘿,之前觉得你们天音寺都是文明人,我也不好干那些不文明的事,可今儿个你们好像不怎么文明,打打杀杀的。”

    张玄生向前迈步笑道:“那我不文明一下,你们不会怪我吧?”

    

章节目录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五十四章:西大陆归位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五十五章:禽兽!禽兽!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五十六章:跟我回去吧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五十七章:贞德的母亲,女神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五十八章:我怀疑你在玩梗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五十九章:回山,矛盾的结论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六十章:睡你麻痹起来嗨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六十一章:穿越者小会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六十二章:李平安被破防了!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六十三章:醉酒后的李平安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六十四章:来自师娘的数落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六十五章:您还想抱曾孙?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六十六章:你在怕什么?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六十七章:齐人之福,天伦之乐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六十八章:璇月:我要走一遍老爹当年的路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六十九章:璇月初入真灵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七十章:这些群芳榜的女子好不要脸!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七十一章:男人骚起来,就没……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七十二章:时间长河上游的线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七十三章:平凡幸福人生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七十四章:末日,惊变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七十五章:这一对夫妻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七十六章:父母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七十七章:张璇月的枯燥生活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七十九章:好险,家底差点给女儿败出去了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七十九章:道一:我特么打工人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八十章:祭祖,再入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八十一章:愚笨的小道士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八十二章:人生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八十三章:三千里路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八十四章:妖人?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八十五章:老人和少年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八十六章:时光更迭,江湖血雨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八十七章:报,楚魔头上山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八十八章:扫地的杂役罢了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八十九章:你修是不修?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九十章:末法之地,异兽出世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关于球球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九十一章:这么胖,就叫球球吧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九十二章:我就是我,何需去证?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九十三章:禁忌存在的会议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九十四章:让我检验下妖女的修炼成果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九十五章:莫殇忘:以健证道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九十六章:舔狗白无痕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九十七章:张玄生:老爹的八卦?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九十八章:掌控气运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六百九十九章:孝死我了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七百章:啥饭不是吃呢?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七百零一章:角色扮演,真赤鸡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第七百零二章:张玄生:我裂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