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院啊,兄弟我不得不说你两句啊!”老孟带着原本就有点高原红的脸蛋,喝了两口酒以后早就更是满面通红,看到张凡后,还要给张凡挑刺。

    “呵呵,怎么了?”张凡笑了笑。

    “你看看这都是我们想请都不敢想的人物,你也不提前给我说说,不然我今天一定想办法要给各位老爷子老太太们宰匹马吃吃,你看看,桌子上就这筷子粗的鱼,再就见不到肉啊!”

    “不是张凡不给弄,晚上我们一般都不怎么吃饭,这还是张凡两天没回家了,今天才陪着他吃点,不然晚上我们都不吃饭的。”卢老太太深怕张凡的朋友对张凡生了意见,赶紧解释。

    “他也不给我说……”老孟就带了点羊肉和骆驼奶,赶紧今天觉得礼物带少了,有点不太高兴。

    “草场的羊剪完毛了没?”张凡笑了笑,心里鄙视了一下,他的这个院长真的是拿着工资,在家给自己干活的。牧区的乡医院,说实话,比农耕区的乡医院患者更少。

    往往有时候一年都没十来个病号,有时候来病号了,可又找不到医生和护士。也就是一个带着红十字表头买药的。他们的职能还挺全,不光看病,还是邮政点,更是固定电话点,忙的时候还能帮牧民看小孩。真的是集医疗通讯教育等小型综合性企业!

    就是主业有点……

    “没有,才开始!你们也不去义诊!”

    “怎么,患者很多吗?”卢老太太关心的问道。

    “没有,没有,我和他开玩笑呢。”

    说是晚饭,其实几个老人,也就拿着筷子做了做样子。卢老头喜欢喝边疆特产的胡萝卜汁,吴老头喜欢吃奶疙瘩,而其他几个也就吃点绿色的青菜。也只有卢老太太能喝点卡瓦斯。

    老孟不太喜欢吃鱼,他总觉的这玩意吃起来太不过瘾。不像吃牛羊肉那样能大口的吃。

    张凡倒无所谓,他喜欢吃鱼,特别是海鱼。

    “为啥子,吃完肉,我还想吃点脆的,水多的菜呢?”孟克吃着脆黄瓜,问张凡。

    这一下把张凡问住了。

    张凡多少也曾号称关于人的问题,他几乎都能回答上来一点,可这个问题,他真的没想过。

    “呵呵,一天天就知道做手术,不懂了吧?”卢老头乐了。

    一群老头都乐了。

    好为人师,别说有水平的人,就算普通人都好为人师的。

    可对于张凡,卢老头现在感觉能教的越来越少了。有时候老头也生闷气,可这次,真是有机会调教调教张凡了。

    “额,师父最近我加油学习呢,期刊都不知道看了多少了。”张凡装着小二态,惹的一群老头哈哈大笑。

    邵华看着张凡这种罕见的表情,也捂着嘴笑。

    在邵华眼里,张凡够拼的了,每天晚上雷打不动的听半个小时英语,看一个小时期刊,再花一个多小时看看各种经典的医学书籍,说实话,在张凡身上,她有时候都觉得这个医学怎么就这么难呢。

    结果,就这样,还有不懂的,太可怕了!

    “你就没用心……”卢老头刚开口,卢老太太就不乐意了,“行了,你在张凡这个年纪的时候,还不如人家呢,你都多大了,人家才多大。”

    老太太翻了翻白眼。

    “额,呵呵,其实啊,这个人到底饿不饿,不是胃部的容量来决定的,而是大脑来决定的。胃肠肽出发的机制会让大脑神经元经过……”

    老头一口气说了十几分钟。

    其他人都无所谓,都是搞医疗的,邵华孟克听的一头的雾水,这说了个啥?

    别看孟克是乡医院的院长,可人家不是搞医疗出身!

    张凡看着邵华一头的雾水,就笑了笑对着邵华说道:“师父的意思就是,人的大脑不光会绝对摄入食物的多少,还要选择食物的多样化。就如同你吃了一堆的肉,虽然不油腻,可吃饱以后,总是想吃一点脆脆的绿色蔬菜。

    或者你吃完一桌子咸口的食物,总会想吃点甜点,这就是大脑控制的。它会让你选择的去多吃各种食物。而不是单一的摄入。”

    说完,对着老头又问道:“师父,我总结的好不好!”

    ……

    睡了一觉,累到极致,然后躺在床上,一觉醒来后,感觉身体轻盈的都能一蹦子跳到房顶上去了。

    关注公 众号

    原本要去跑步,刚起身,就被一个莲藕一样的胳膊拉进了被子。“要打架!哪就放马过来!”

    打了半天,打了个平手。张凡觉得要找时间去做做深蹲练习了。

    而邵华,红艳艳的脸蛋上这会子像个猫咪一样。而身体趟在床上还不老实,两腿并拢,臀部太高,就像是只有脚和肩部头部在床上的,其他的身躯都是悬空的一样!

    “额,你这是再干什么?”

    “这样容易怀孕!”

    “额,不是,这一般是金子活力不够的,才会……”

    “去去去,赶紧去上班。”

    邵华有点不好意思的赶走了张凡。

    张凡笑着出了门。

    刚出门,就看到专职司机已经在院子里擦车了。张凡有点不太好意思,本来想着跑步去医院,结果人家都上门了。

    清晨,张凡今天没去临床楼,而是来了行政楼。今天有好多各路大佬要回去了,得安排着送一送。

    “第一批的试验已经开始了,华南和华西的几个专家已经让他们的博士进入了实验室了。”

    赵燕芳给张凡汇报着最近的实验室的工作。

    听着赵燕芳的汇报,张凡心里真的是庆幸,要不是当初死皮赖脸的和欧阳把人家请来,就这几天,这么多的实验项目,随便拿出来一个就能让张凡和欧阳的实验室停摆。

    这玩意试验和临床说起来是结合的,其实就是两条路。

    什么试验临床不分家,都是糊弄人的。

    “论文这就出来了?手术才三天,他们就弄出了好几个?”张凡有点惊讶的问赵燕芳。

    “这都是特种病例的报告论文,有什么难的。不过这里面有几个东西到可以深入的研究一下。还有个事情,三岛的邀请函,你准备怎么办?”

    “邀请函?”

    张凡都快忘了这个事情了!

    

章节目录

医路坦途530 新西兰 医路坦途531 你是干嘛的啊 医路坦途532 原罪 医路坦途533 针尖对准了套套 医路坦途534 待遇 医路坦途535 你曾今也算个医生 医路坦途536 挂起来 医路坦途537 好男人 医路坦途538 娇子 医路坦途539 欧阳讲牌面 医路坦途540 被误伤 医路坦途541 罕见病 医路坦途542 老太太不高兴 医路坦途543 信任 医路坦途544 不要慌,想发个朋友圈 医路坦途545 摇出来的事故 医路坦途546 老子今天不是萧二郎 医路坦途547 敬畏 医路坦途548 准备 医路坦途549 好吃难消化 医路坦途550 医路坦途551 闯红灯医生也不敢 医路坦途552 意想不到的收获 医路坦途553 舔破了 医路坦途554 不同人的不同关注点 医路坦途555 领导总结 医路坦途556 学知识长见识 医路坦途557 一下生一下死,插不进去就盘腿 医路坦途558 医路坦途上一章的名字是 你妈妈不在手术台上 医路坦途559 嘿,提好,别摔了 医路坦途560 削萝卜,削尿了 医路坦途561 它终是来了 医路坦途562 搓不大的! 医路坦途563 快请,快快的请 医路坦途564 你听我说,没错的 医路坦途565 可以啊,挺上道的 医路坦途566 师哥,要不你忙! 医路坦途567 保温杯千万不能盖盖子 医路坦途568 实锤了! 医路坦途569 邀请函 医路坦途570 齐聚 医路坦途571愁死了哟! 医路坦途572 给个帽子花点缘 医路坦途573风一样的少年 医路坦途574半幅盔甲半幅熟肉 医路坦途575 一言不合卖法器 医路坦途576 轮换接替 医路坦途577 向阳花 医路坦途578 换了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