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货铺以往是过春节的,非索港的东国华族裔居民也会庆祝春节,但是总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当地并没有这种文化传统,在危险混乱的街区内,不论是什么节日恐怕也很难喜庆起来,甚至会成为犯罪高发时期。

    今年却不一样,华真行过了有生以来最喜庆、最有气氛的一个春节。对于非索港全体居民而言,这也是他们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个节日。

    传统的形成是需要历史的,新联盟正在创造历史。春节期间非索港举行了各种庆祝活动,从官方到民间都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很多商家诸如供销社、油泼面馆都搞了打折,不少地方都张灯结彩,社区文化广场每天都有不同特色的文艺演出。

    三位老人家说要到深山幽谷中打造养元师总部,但没有立刻就去,他们也留在非索港过年了,直到初十才出门。

    他们带走了扶风盘和定风潭的宗门三典以及麒麟索,至于瑞兽舍利是留给华真行每天“做功课”用的。杨老头居然把一潭春水和春雨剑也留在了杂货铺,说法是暂时交给华真行保管。

    三位老人家去深山幽谷后的第二天,华真行叫上曼曼,拎着一堆礼物去了高桥镇,给雷云锦总顾问一家拜年。

    当地人或许不知道春节是什么节日、什么叫过年,也不了解东国的文化传统,但是并不妨碍他们感受喜庆祥和的气氛,以跳脱奔放的性格加入庆祝当中,自发载歌载舞。

    广场舞活动是从东国引入的,在非索港几乎受到了全民的追捧,又融合了地方化特色,尤其受年轻人欢迎。春节全民广场舞,这是在东国看不见的景象!

    这是非索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春节,很多当地人就把它视为迎接春天的节日,也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享受的节日。历史传统就在这一天诞生,它也成了非索港每年最重要的节日,并且赋予了华真行都没想到的意义与地方特色。

    反倒在在非索港,春节期间几乎天天聚会不断,忙了一年了,大家正可好好轻松一下。

    高桥镇也有油泼面馆,虽然还挂着面馆的牌子,但已经营各种特色菜肴,还有包间可以聚会喝酒,各系东国菜比三湖镇上三湖酒楼要地道多了。

    人少就在家自己做,人多就出门下馆子,四处张灯结彩。与东国的传统春节唯一有所不同的就是,所有地方都严禁燃放烟花爆竹,而且这些东西也没地方卖。

    春节期间雷总工家很热闹,来拜年的人络绎不绝,有援建工地里的下属,也有欢想实业的同僚。

    雷总工如今已是当地援建项目的总负责人,退休没退成反而升了官。下属实在太多了,只能各个部门派代表来看望他,市政府也组织了专门的慰问。

    假如在东国过年,也很难有这么热闹的场面。因为疫情的原因,东国政府号召大家就地过年、尽量减少聚会和串门,拜年也基本上只是发条信息。

    与非索港主城区相比,位于农垦区的高桥镇简直就是世外桃源,这里的一切都是新的。

    雷云锦的老伴从东国来了,儿子、儿媳、孙子都从东国一起来过年了。欢想实业安排的专线包机,从特玛国的美里机场中转,再乘大巴从港口坐船到达非索港,当日可达。

    在特殊的疫情期间,申请商业航线很难,欢想实业安排的是专线包机,全程几乎不和外界接触以确保安全。花多少钱倒是另一回事,动用的资源也很多,之所以能安排成功,主要还是因为这里有庞大的东国援建工人队伍。

    非索港毕竟不是东国,这里就似刚刚从地狱般的噩梦中醒来,然后大多数人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曾生活在地狱中。

    假如在这里放一串炮竹,大多数人的反应绝不是去看热闹,而是抱头鼠窜寻找掩体卧倒,心中惊骇怎么会爆发这么激烈的枪战?

    有一种心理病症叫创伤后应激反应,既可能是个体的也可能是群体的。对于非索港和几里国来说,整个这一代人都会有这种反应。想完全恢复正常,恐怕要等到下一代人成长起来。

    老雷的儿子雷齐新来非索港是公派任务,带着项目小组一起。雷齐新这次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他身为水电站的总设计师,还要跟施工现场。

    雷云锦的老伴姓向,按照东国的习惯,好像应该叫她向大妈。但是登门之前华真行特意叮嘱过曼曼,要叫向阿姨。老雷的儿媳妇姓徐,名叫徐娟,曼曼应该叫徐老师或者姐姐。

    徐娟真是一名老师,平京一家私立学校的数学老师,这次带着儿子和丈夫一起来到了非索港。高桥镇特意安排了两套门对门的两居室公寓,为了使用方便,两边的客厅还从室内被打通了。

    欢想实业的宗旨,先把人弄过来再说。驻地工人的家属只要愿意来“出国度假”,欢想实业则尽量安排。

    非索港早已控制住了疫情,毕竟地方小、几乎与世隔绝,还有强力的管理部门,相当于一个安全区,而高桥镇更是安全区中的安全区。

    从东国来到非索港,落地之后的政策外松内紧,至于这些客人们过完年再回东国,费用和交通还是由欢想实业解决。但是东国那边是什么政策,非索港政府就无法左右了。

    雷齐新和徐老师不敢收,华真行则是坚决要送,给小孩子的压岁钱嘛,而且也得感谢老雷这些年给非索港做的贡献,一根金条算什么?

    推辞之间,居然聊到了雷子轩的教育问题,又聊到了徐老师的工作单位,不知怎么着金条就收下了。

    然后华真行告诉了徐娟一件事,她所供职的新园教育集团,将和欢想实业合作在非索港设立学校,目前已经签署了合作意向书。

    华真行和曼曼登门拜年,老雷当然很欢迎。他们就是卡着点来的,很自然地就留下了吃饭了。

    华真行和曼曼进厨房帮忙做菜,向阿姨和徐老师都很客气地说不必,但是老雷却说多谢帮忙,因为前两年就经常在工地上品尝小华的手艺。

    吃饭前华真行给了老雷的孙子雷子轩一个红包,就是红纸包的一根十盎司的标准金条,把这一家人都给惊着了,只有老雷多少还算沉得住气。

    具体的说就是欢想实业建好学校以及配套的基础设施,学校将挂两块牌子,其中一块牌子就是非索港汇英小学或汇英中学,算是汇英学校在海外开设的分校。

    新园教育集团当然是愿意的,将分校都开到了海外,而且还不用自己花钱,这也是一个扩大影响的好机会。

    汇英学校提供师资力量,派驻的教职员工的报酬以及出国补助,也是由欢想实业承担,他们主要负责教学。

    徐娟的供职单位叫汇英学校,分别有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部,在全国好几个城市都有开办。

    在一线城市里,汇英不算最好的私立学校,但在中国的二线城市中,已经是水平非常不错的。

    汇英学校的投资方是总部设在东国平京的新园教育集团,欢想实业这边已经与对方洽谈了合作意向。

    这句话把徐娟给问懵了,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还是老雷反应快,说是让她先考虑几天。

    总校长是什么意思?言下之意非索港将建立不止一所汇英学校的海外分校,徐娟就是总负责人,同时还会给她在非索港教育局安排一个副局长职位,专门分管类似事务。

    东国有很多教育集团,为什么欢想实业这边联系了新园教育?这次应该又是“夏尔定律”发挥了作用。

    因为华真行早先只认识雷云锦,而雷云锦的儿媳妇徐娟在汇英学校当老师,他几年前就听老雷提过。

    吃饭的时候,华真行问徐娟,愿不愿意担任非索港汇英学校的总校长,同时兼任非索港教育局的副局长?

    徐娟很纳闷,这么重大的事情,一个孩子在饭桌上两句话说了就算吗?她对华真行还缺乏了解,但是老雷告诉她,高桥镇、农垦区、非索港、甚至包括欢想实业与新联盟的事情,这孩子就是说了算,而且从来都说话算数。

    徐娟当然动心了,连丈夫都鼓励她先干着。因为华真行给的条件很优惠,不仅是待遇方面的。

    徐娟可以先在非索港干两年,到时候假如想回国,可以随时调回新园教育集团。她相当于拥有了一段海外任职的经历,而且担任的还是重要领导职务,这不仅是镀金,直接就是打造成纯金了!

    徐娟比雷齐新小两岁,过完年三十五,硕士毕业,从事教育工作十年,曾在公立中学当过六年老师,后来被汇英中学挖走又干了四年。

    像她这样的资历,在东国并不少见,可是在非索港,那就是极度稀缺的高端人才。

    吃完午饭,华真行和曼曼告辞离去,而老雷家里可就更热闹了,召开了紧急家庭会议。

    唯一需要顾虑的就是孩子,雷子轩还在上小学,读的就是汇英小学,等到明年夏天升初中,原本理想的情况就是升到徐娟工作的汇英中学。

    解决方案有两种,都不需要华真行提供,其一就是让雷子轩留在东国书,交给姥姥姥爷照顾,其二也是到非索港来读汇英小学和汇英中学。

    这里的汇英学校教学质量怎么样,其实要看校长的管理以及新园教育集团怎么投入了,反正欢想实业这边的投入是实打实的,尽可能创造一切便利条件。

    假如在平常情况下,仅靠徐娟自己想当上校长,恐怕非常困难,更别提什么总校长、教育局副局长了,而在非索港可以一步到位。

    任何事业的初创时期都急缺人才,同时也充满了大量的机会,跟随这个过程一起成长起来的人才,在将来也会显得异常宝贵,就看徐娟抓不抓住这个机会了。

    丈夫眼下就要在非索港长期工作,公婆也在这里,公公还是援建总项目的一把手,徐娟没有理由不留在这里工作,更何况还有非常好的退路。

    其实在非索港设立汇英学校海外分校,只是一个过渡方案,主要目的是解决大量东国援建工人的子女就学问题。想让他们把家属都接过来、安心在这里长期工作,首先就要解决这个问题。

    汇英学校海外分校不仅能应急,也可以给当地办学提供参照经验,同时培养本地的师资力量,毕竟每所学校同时都挂两块牌子。

    华真行在登门拜年之前,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高桥镇将第一所汇英小学和汇英中学建立起来,学校设施都已经是现成的,计划采用东国的教材、汇英中学的师资力量。

    雷家的内部会议一直开到晚饭时间,基本上已经达成一致,老雷两口子、小雷夫妻俩、连带孩子都被弄到非索港了。向阿姨也是高知,只要她愿意工作就有合适的岗位,年龄不是问题。

    在华真行的计划里,汇英学校海外分校包括幼儿园、小学和初中、高中部,可以集中也可以分开,总共不超过三所,地址都在欢想实业买下的地盘内,也就是农垦区及农垦区以北。

    至于索菲港主城区及其他更多的公办学校,则采取另一种模式,由地方政府负责创办,过两天就要召开专门会议定好方案。

    

章节目录

青龙的美人191、小华的缺点 青龙的美人192、少挨一顿揍 青龙的美人193、镇定的夏尔 青龙的美人194、幻形之妙 青龙的美人195、惑神术 青龙的美人196、简直完美 青龙的美人197、给他一个机会 青龙的美人198、遮羞布 青龙的美人199、刺杀计划 青龙的美人200、仪式完成 青龙的美人201、上梁 青龙的美人202、没听懂 青龙的美人203、非索港之夜 青龙的美人204、九个月的奇迹 青龙的美人205、苦难的现场 青龙的美人206、亚丁与翠花 青龙的美人207、寂静的角落 青龙的美人208、是偷懒还是傲慢 青龙的美人209、把他叫过来收拾 青龙的美人210、答卷 青龙的美人211、地狱无门 青龙的美人212、想不明白 青龙的美人213、听明白了 青龙的美人214、毛将焉附 青龙的美人215、为他们做些什么 青龙的美人216、主权生意 青龙的美人217、装神 青龙的美人218、学会了没有 青龙的美人219、意外的尾巴 青龙的美人220、三湖镇 青龙的美人221、定风盘 青龙的美人222、早有准备 青龙的美人223、检阅 青龙的美人224、常言道要有光 青龙的美人225、兵不血刃 青龙的美人226、摧枯拉朽 青龙的美人227、另一场大会 青龙的美人228、我们就是来吃饭的 青龙的美人229、大洪水 青龙的美人230、好刁的嘴 青龙的美人231、干他们 青龙的美人232、一半是传说一半是现实 青龙的美人233、一潭春水 青龙的美人234、就是这么讲道理 青龙的美人235、不正经的斗法 青龙的美人236、祝新春 青龙的美人237、安排明白了 青龙的美人238、有缘人 青龙的美人239、早有准备 青龙的美人240、真正的有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