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子被庞大太太搂的喘不过气来,她双臂张开,想抱住庞大太太,却又不敢。

    她很小就没有娘了,爹娶了后娘,不待见她,那年家乡发大水,粮食不够吃,后娘就把她卖了,也不知道是她命好还是命不好,人牙子半道上得病死了,她和另外几个姑娘就趁机逃了。

    逃到一破庵堂外晕倒,被庵堂里的尼姑师傅救了,就落发做了小姑子。

    她是从后娘那里知道自己不是爹娘亲生的,她也恨过怨过,为什么亲生爹娘要扔了她,学了佛后,就见见看开了,只偶尔瞧见香客来上香,母女有说有笑的时候心底会羡慕,会酸涩。

    她也做梦梦到过自己的爹娘,只是从来没梦到过他们的脸……

    现在却告诉她,护国公府大太太是她的亲娘,这叫她怎么敢相信?

    庞大太太见女儿在怀里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看着她的脸,哽咽道,“你是不是不肯认娘,怪娘把你生下来却没有保护好你?”

    陈妈妈站在一旁道,“太太一直就不知道大姑娘被人偷换了,是我瞒着没告诉,都是我的错,让大姑娘流落在外吃了这么多的苦头,要怪就怪我。”

    她噗通一声跪下来。

    这一跪,可是把小姑子吓了一大跳,赶紧扶陈妈妈起来。

    陈妈妈是真的悔恨,她因为惧怕护国公和护国公夫人,明知道庞嫣不是大太太亲生,却瞒着不敢说,要是早点说,早点找当年的稳婆,没准儿早就把大姑娘接回府了。

    庞大太太眼泪止不住,还是庵堂里其她小姑子看不过道,“还不容易才找到亲娘,高兴还来不及呢,还哭什么啊,还不赶紧叫娘。”

    小姑子张不开嘴,最后一把抱住庞大太太,含泪叫了一声,“娘。”

    母女两抱的紧紧的。

    庞大老爷和庞大少爷也在一旁,到今时今日,一家人才算是彻底团聚。

    庞大太太替小姑子擦掉眼泪后,就替她还了俗,护国公府虽然被查抄了,但长房院子没人去动过,长房家产都留着,给了三千两给庵堂,以答谢这么多年庵堂对小姑子的照顾。

    这钱庵堂收的都歉疚,当初小姑子为何入庞大太太的眼,不正是因为小姑子被平南伯世子欺负么,庵堂惧怕平南伯世子的势力,逼小姑子就范,被靖安王世子妃撞见。

    她不想招惹有护国公府撑腰的平南伯府,就拜托庞大太太管这事。

    哪曾把小姑子照顾好,不过是不少她一口吃的一件穿的罢了。

    庵堂推辞,但庞大太太还是把钱留下了,带着女儿回了护国公府,住进了庞嫣的屋子。

    庞嫣的屋子在长房,没有被查抄,虽然之前因为愤怒摔了几个瓷器,但大部分东西都还完好,护国公和护国公夫人都疼庞嫣,尤其在庞嫣知道自己才是护国公夫人亲生女儿后,护国公夫人就更不避讳对女儿的疼爱,好东西不要钱的往庞嫣屋子里送。

    库房里关是云锦就有不下百匹,蜀锦等各色缎子不计其数,更重要的是庞嫣以为自己能逃离护国公府,从护国公夫人的屋子里拿了不少的银票,都留在了长房,足有十万两之多。

    这些钱,差不多也够支应一个护国公府了。

    庞大太太数着银票道,“虽然国公府被抄了,但皇上好歹还念老国公的功劳,咱们还有盼头,更重要的是这偌大一个府邸就只有咱们一家人了,再不用过勾心斗角,时时刻刻都要提心防备的日子了。”

    “咱们一家会越来越好的。”

    对儿子庞大少爷,庞大太太从未质疑过他的能力,不说将来封侯拜将,科举入仕绝没有问题。

    这回多亏了姜绾和齐墨远,那十万两,姜大老爷让姜大少爷送到了一半到靖安王府,不过姜绾和齐墨远谁也没收,这事到这里就算告一段落了。

    让姜绾心心念念的还是托清兰郡主办的事,等了大半个月,才等到宁嬷嬷奉太后之命出宫探望卧床的长欢郡主。

    宁嬷嬷陪太后用了早膳就出了宫,临到傍晚也不见宁嬷嬷回去,太后眼皮子开始乱跳,担心宁嬷嬷出事,派人出宫询问。

    懿德长公主的人说宁嬷嬷只在长公主府待了不到半个时辰就离开了,之后去了哪儿,长公主也不知道。

    太后听宫人禀告,当时就急的不行,宁嬷嬷是她最信任的人,跟了她二三十年了,知道的事比护国公老夫人还要多,万一宁嬷嬷落到有心之人手里,她这个太后危矣!

    太后当即派人出宫寻找。

    找了整整两天,差点把京都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宁嬷嬷半点消息。

    谁能猜到,宁嬷嬷人就被关在长欢郡主的水榭小居里呢,便是长公主府的下人也猜不到啊,他们可是亲眼瞧见宁嬷嬷来,宁嬷嬷走的。

    宁嬷嬷双手被捆的严实,嘴里塞着布条,平常不让她说话,但每到饭点都会好吃好喝的招待,没有亏待她。

    到了第三天,长欢郡主才由丫鬟扶着过来见她,宁嬷嬷眼睛死死的盯着她,长欢郡主道,“把布条拿开。”

    布条塞了半天的嘴,拿开都有些合不拢,宁嬷嬷双眸赤红,“太后待郡主不薄,奴婢也是看着郡主长大的,郡主就这么狠心待奴婢吗?”

    长欢郡主脸上没什么表情,太后待她薄不薄,她心里有数,她道,“太后要把我许给护国公世子,宁嬷嬷就不要说太后待我好之类的话了,我不爱听。”

    “宁嬷嬷这些年待我还不错,我此番把你拘在这里,也是为你好。”

    为她好?

    宁嬷嬷笑了,她活了一把年纪了,还是第一次听人说把她五花大绑,嘴里塞布条是为了她好。

    长欢郡主蹲下,看着她道,“前些日子我心情不好,清兰郡主来看我,我问她靖安王世子妃最近在忙什么,她没注意,脱口一句在查先太子被杀的事,说完就慌慌张张,和我打马虎眼,我就猜是不是与太后有关。”

    “她知道太后对我没有怜惜之心,母亲也更向着皇上些,才和我说了几句体己话,护国公老夫人临死前给刑部留了血书,上面写着太后陷害的先太子。”

    “靖安王世子和世子妃找护国公老夫人的贴身妈妈和丫鬟证实,还有太后在后宫做的那些肮脏事,都写了折子呈给皇上过目。”

    “这些日子皇上一直没动静,就是想找出证据还先太子清白。”

    “我知道这案子不好查,可成王被杀,护国公府不照样瞒的严实,不还是被靖安王世子和世子妃查出来了,他们自是不敢逼问太后,宁嬷嬷您是太后身边的人,知道的又多,他们一定会从你这里下手。”

    “我虽然不喜太后,但她也是我亲外祖母,太后要被太皇太后砍了脑袋,我娘和太皇太后的关系必定会生出嫌隙来,先太子已经死了十几年了,我不想因为他最后让我娘和太皇太后不痛快!”

    长欢郡主一口气说了一堆,有些气息不稳。

    宁嬷嬷心都凉了半截,“果然,太后防备的一点不错,只是靖安王世子世子妃太狡猾了!险些叫她瞒了过去!”

    长欢郡主看着宁嬷嬷,“嬷嬷和我说句实话,先太子当真是外祖母陷害的吗?若不是,我送您回宫再向皇祖母请罪。”

    长欢郡主一口一个外祖母,再加上之前的话怎么也算得上是推心置腹了。

    宁嬷嬷对长欢郡主没有丝毫的怀疑,轻点了下头。

    长欢郡主脸色一僵,心底最后一丝侥幸被击溃,她道,“外祖母为何要这么做,当今皇上和先太子是一母同胞,外祖母为何要陷害先太子,最后让皇上继承皇位呢?”

    宁嬷嬷叹息道,“都是护国公老夫人害的,太后以为是先太子为了争夺储君之位害死了成王……。”

    宁嬷嬷话还没有说完,屏风后传来哐当一声。

    宁嬷嬷猛然抬头看去,只见屏风后走出来三个人。

    太皇太后身边的孙嬷嬷。

    还有刑部尚书和刑部侍郎。

    几乎是瞬间。

    宁嬷嬷脸色的血色就消失殆尽。

    她看着长欢郡主,“你!你算计我!”

    (本章完)

    

章节目录

嫁偶天成第七百一十四章 投湖 嫁偶天成第七百一十五章 掴掌 嫁偶天成第七百一十六章 折返 嫁偶天成第七百一十七章 判刑 嫁偶天成第七百一十八章 休书 嫁偶天成第七百一十九章 探监 嫁偶天成第七百二十章 且慢 嫁偶天成第七百二十一章 宣旨 嫁偶天成第七百二十二章 八字 嫁偶天成第七百二十三章 意外 嫁偶天成第七百二十四章 添堵 嫁偶天成第七百二十五章 气死 嫁偶天成第七百二十六章 打趣 嫁偶天成第七百二十七章 威胁 嫁偶天成第七百二十八章 添妆 嫁偶天成第七百二十九章 忽悠 嫁偶天成第七百三十章 路痴 嫁偶天成第七百三十一章 出嫁 嫁偶天成第七百三十二章 陪嫁 嫁偶天成第七百三十三章 税银 嫁偶天成第七百三十四章 外室 嫁偶天成第七百三十五章 误会 嫁偶天成第七百三十六章 告状 嫁偶天成请假条 嫁偶天成请假条2 嫁偶天成第七百三十七章 方子 嫁偶天成第七百三十八章 条件 嫁偶天成第七百三十九章 威胁 嫁偶天成第七百四十章 做主 嫁偶天成第七百四十一章 颜面 嫁偶天成第七百四十二章 交代 嫁偶天成第七百四十三章 震惊 嫁偶天成第七百四十四章 利用 嫁偶天成第七百四十五章 巴掌 嫁偶天成第七百四十六章 凉亭 嫁偶天成第七百四十七章 恐惧 嫁偶天成第七百四十八章 坏事 嫁偶天成第七百四十九章 往事 嫁偶天成第七百五十章 猜测 嫁偶天成第七百五十一章 密信 嫁偶天成第七百五十二章 密道 嫁偶天成第七百五十三章 剐刑 嫁偶天成第七百五十四章 血书 嫁偶天成第七百五十五章 愚忠 嫁偶天成第七百五十六章 赏赐 嫁偶天成第七百五十七章 流言 嫁偶天成第七百五十八章可笑 嫁偶天成第七百五十九章 女儿(新书《藏娇记事》已发~~) 嫁偶天成第七百六十章 变数 嫁偶天成第七百六十一章 公主